中国网络日报

山东枣庄:柴山前村前村支书的“红与黑”

责任编辑:李青英    来源:中联社    日期:2024-02-28
分享到:

在扫黑除恶大背景下,村霸已被“批量式”铲除,但也有“漏网之鱼”至今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称霸一方,很多时候都是因为“上级有人”。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水泉镇柴山前村多名村民向本网反映,前任村支书张培发(现水泉镇供电所职工)存在非法采矿盗卖假山石、草坪石、砂土、拉票贿选和殴打村民等行为。

在去往水泉镇的零九公路两侧能看到很多售卖奇石的店铺,店铺门口摆放着大量的奇石,该镇是一个盛产奇石的地方。张培发利用职权非法采矿多年,盗卖假山石、草坪石、砂土、破坏责任田等,被村民们称为“村霸”的他也是当红人物,方圆几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柴山前行政村由柴山前、石户峪和围泉三个自然村组成。2004年至2019年,张培发担任柴山前行政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2019年3月至2021年4月,张培发同儿媳妇公茂飞“搭班子”负责柴山前村的全面工作。2021年4月,柴山前村换届选举,张培发为了让公茂飞“接班”村支书,伙同上级党组织拉票贿选,引起多名党员和村民的不满,他们联名举报了张培发。2023年9月7日,张培发因非法采矿被枣庄市公安局山亭分局刑事拘留36天取保候审,当晚张培发在家燃放大量烟花“庆祝”,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                                                     

当“扒手”集市行窃  被民警当场抓获罚款3000元

当“村霸”殴打多名村民 七旬老人被打住院半个月

胆大、勇猛、脸皮厚、心思缜密、做事靠“亲信”、典型的“笑面虎”,这是多位受访村民对张培发的评价。

张培发出生于1967年,单亲家庭中长大。从10多岁就伙同社会人员当起了“扒手”,九十年代,张培发一辆价值近万元的雄风牌摩托车让很多村民记忆犹新,在当时可望不可及。

“在临沂市白彦(镇)大集上,当场被派出所的民警逮走了。”一知情村民回忆,一起被抓走的还有周边村一邵姓男子,事后两人被罚款3000元。

“毕竟干着躲避警察的事,后来做事就喜欢背后指使他人了。”多名村民分析,张培发多年来做事心思缜密跟他多年当扒手有一定关系。

说起张培发当扒手这事有好心的人劝他走正道,也有村民劝村里年轻人不要与他一起“不务正业”,被他知道后怀恨在心并暴力殴打对方,村民张桂军因此被张培发打的脸像充了气一样,俩眼肿得睁不开。

张培发在基层为非作歹的行径让人震惊。记者走访发现,柴山前村的大部分村民对他的所作所为一直都是敢怒不敢言,他们知道得罪张培发的后果“很严重”,比如,想打谁打谁、村民家中“红白事”故意停水停电、蓄意报复等。

多名村民坦言,张培发毕竟当了近20年(算上霸权时间)的村支书,管水管电长达30多年,被他殴打的村民接近20人,当年只有张桂佃一人报警。

据张桂佃的家人回忆,张桂佃的大儿子张焕果在村里做地瓜枣生意,2001年11月,张培发伙同其他三人到现场故意捣乱,并殴打了卖地瓜枣村民张焕为、张焕进等人,被打村民均没敢报警。

当晚7时许,张桂佃对打架人员好言相劝时,张培发等人又暴力殴打了张桂佃头部,致其当场晕倒,住院长达半个月。“当时报警了,张培发赔偿了我们800多元的医药费。”张桂佃的家人说。

“打刘真福太厉害了,当场大小便失禁。”村民张奎回忆,刘真福虽是一个五保户的光棍,但张培发家有“红白事”时他和村里的低保户都会随份子钱,2018年张培发的儿子结婚礼金就收了16万余元。

记者走访了解到,30多年来张培发管着柴山前村的水和电,当村民家中有“红白事”时,只要得罪了张培发就会被故意停水、停电,截至目前,已有多家村民的丧事上被他这样“报复”。令村民印象深刻的是,一刘姓村民家中办丧事时张培发故意停水停电,刘家的人去说情时,张培发说“等他家再有丧事时就给送水送电。”

“遇到这种情况必须拿着烟酒去求他送水送电。”村民张歌坦言,最近两年有村民举报张培发的恶行被他知道后,2022年春节除夕他就把自来水给停了,过年都没水吃。

说起张培发管理村里的水、电一事,村民张存介绍,柴山前村刚吃上自来水时,张培发收水费想收多少收多少,也没有人敢不交,直到2021年有村民举报他时,水费每立方米还高于周边村一元。特别每年天气干旱时,与张培发关系好的村民可以随时浇地,张培发看不惯的村民一次也浇不上。

说起村电工一事,据多名知情者回忆,张培发的“霸”从他想当村电工开始变本加厉。

当时的村电工是村民徐可厚,张培发为了当上电工多次找茬为难和殴打他。令村民张辉印象深刻的是,当时赶巧有村民家中办丧事,张培发多次用铁条让电闸跳闸的方式逼着徐可厚多次送电。此后多次找茬逼得徐可厚“让位”,自此,张培发如愿当上了村电工,其组织关系于2018年转入镇供电所。

说起张培发管水管电违法乱纪一事,柴山前村的多名村民联名举报过多次都不了了之。水泉镇党委副书记闫凯称,镇供电所已经把张培发调走不再管柴山前村的用电,2021年9月在村委会也公示了此事。“张培发至今还是管着村里的水和电,镇党委副书记调不动一个农电工?”张存疑惑地说。

据悉,此前,镇政府工作人员不让张培发在村喇叭下通知,目前取保候审期间的张培发于2024年2月7日私自在家附近安装了4个高音大喇叭以方便自己“下通知”。“有村干部将此事反映给镇工作人员,但没人管,也有人以为新设了一个‘新村委会’呢。”村民张豪开玩笑地说。

“村霸”变村支书 盗卖假山石、草坪石、砂土

镇政府多位主要领导帮删除非法采矿的网贴

2005年初,柴山前村换届选举时,张培发伙同妻子和两个女儿“大闹”选举现场,并辱骂镇政府换届工作组人员。在村委会换届选举时,很多票都是张培发自己填写,最终如愿“顺利”当选柴山前村党支部书记和村主任。

当时参加选举投票的村民张君、张省回忆起此事至今心有余悸,“当时那阵势很吓人,张培发都差点打人的。”张省小声地告诉记者,现场的镇领导都没人敢说话,何况我们这些参加选举投票的人。

当上村支书的张培发不止烧了“三把火”,刚一上任,张培发便以“20年内不再给村民规划宅基地”迫使村民划宅基并收取“规划费”,为了多收钱位置好的地段张培发就多收几千元并免费送农田。

据多名已经交完“规划费”的村民称,村子公路两侧位置好一点的价格在5000元左右。“我家在公路两侧买了一个地基,当年规划费是5000元。”村民刘立告诉记者,因为规划费贵一点张培发额外赠送了0.2亩农田。

柴山前村周边有大量假山石、草坪石,风化砂等丰富的矿产资源。村子西北角的一座大山被张培发盗采了半个山坡,2021年有村民带领时任水泉镇派出所邢所长勘察现场,他看后表示很惊讶。

“张培发盗采盗卖砂土,几乎都是村民徐君出面。”购买过砂土的多名村民告诉记者,徐君因为是村妇女干部张红丽的老公这层关系攀附上的张培发。当年张培发还伙同社会人员到山上去挖砂,所有想买砂土的人必须经张培发同意。花费一万多元购买砂土的张永回忆,如果张培发不想卖给谁,给徐君说一百遍也没用。

记者走访五个盗挖点看到,由于盗挖时间久远有些盗挖点被风化的厉害,像村民张焕果和张培亮承包的村集体土地,由于土地砂土肥厚被挖近5米的深度后又种植了大量的果树,现在需要对比周边土地才能看出来盗挖痕迹。

“张培发承诺张培亮5年不收承包金,并额外给了5000元赔偿款。”多名村民表示,这事镇纪委调查也属实,张焕果因为石户峪村下的责任田紧挨着老河道,为了盗挖里面大量的砂土责任田都挖没了,张培发承诺张焕果永远不收承包村集体土地的承包金。

记者在现场看到,责任田被挖成了一个比篮球场还大的巨坑。购买该盗挖点砂土的村民张华称,2019年他花了9000多元购买了60多车的砂土,采挖现场张培发一天骑着摩托车来回“监督”好几次,购买前必须给张培发请示,不然排不上号(购买)。

除了盗卖砂土,盗卖柴山前村周边的假山石、草坪石更是让张培发尝到了权力的“甜头”。张培发伙同社会人员王健在柴山前村“扎根驻地”近两个月的时间盗挖石头。了解此事的村民张亮坦言,当时村子周边的大量假山石、草坪石都是那时侯被挖走的。除了王建,张培发还伙同多名社会人员到村里盗采石头。

记者在盗采石头最严重的村西河和村子南边的现场看到,由于时间久远村西河两沿采挖的痕迹比较明显,村南部分采挖现场已修整成平地,此处是张培发借整改项目工程之名(打蓄水池)盗卖了大量假山石和草坪石。

在柴山前村西公路北侧,至今存放着张培发被举报后封存的一小部分石头。“石头采挖都是张焕峰(张培发儿媳妇的姨夫)坐镇现场,张培发背后指挥并监督。”村民张省说,盗卖石头和砂土发财后张培发在滕州购买了一个院落,拆迁补偿了两套楼房并于2021年底同时装修,目前其儿子一家已经入住,孙子孙女在那读书。

 01

图说:2018年被举报封存的一小部分石头

据另一知情人称,除了滕州的两套房产,张培发在山亭城区也早早购买了一套房产放在大女儿的名下。张培发在村里的三层别墅价值60多万元,就连当时的包工头徐可都平开玩笑说,“八级地震都震不倒。”

记者了解到,张培发非法采矿一事,2018年就有人举报,但直到2021年张培发照样盗卖假山石,草坪石。2021年村民又联名举报给各级相关部门,并在网上发帖曝光。因此,2021年至2023年,水泉镇的多位主要领导找关系帮张培发删除非法采矿的网贴,并给举报村民送达了张培发盗卖砂土方量的不实核查报告。 

此外,2021年8月30日,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山东,村民向督察组反映张培发非法采矿,山亭区组织区自然资源局、水泉镇政府委托山东省鲁南地质工程勘测院(山东省地勘局第二地质大队)在2021年9月22日通过摄影测量与遥感等专业技术,对枣庄市山亭区水泉镇围泉村东北(盗挖点)进行勘测。

2021年10月出具的核查报告显示:核查区内风化二长花岗岩采坑动用量为5758.5m³,开挖土方量为491.60m³,共计6250.1m³。村民不认可这份数据,他们再次向督察组反馈问题。二次反馈后,镇政府工作人员李文华告知村民,另有报告上测量的砂土数据为25000m³。

 

图说:多位镇主要领导给举报村民数据不实的测量报告

而山亭公安分局民警出示的文书材料表明:2021年9月山亭区水泉镇人民政府、被申请人委托了山东省鲁南地质工程勘察院对涉及地点开采量进行核查,2021年10月出具了核查报告,采挖范围内资源量13025.3m³,水泉镇人民政府出具了证明。

“一个勘测点三个测量数据报告,哪个是真的?”村民张田向记者抱怨,这可是专业机构用专业技术测量的啊。

就此,山东省鲁南地质工程勘察院有关负责人表示,“因为镇政府(水泉)委托的(我们),不对外泄露相关信息,具体的事情还是跟镇政府交流吧。”

同儿媳妇“搭班子”霸权村两委工作

2021年换届选举拉票贿选破坏选举

“柴前村的书记谁也别想当,我当完我儿子当,儿子当完孙子当。”张培发的豪言壮语给多名村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他也是这么做的。为维持“家族统治”,张培发让儿媳妇公茂飞顺利“接班”,处心积虑在公茂飞未嫁入其家时,提前把公茂飞的户籍转到柴山前村。

2018年柴前村支书空缺时,张培发指使当时的村文书张桂红伪造材料让公茂飞违规入党。2019年3月公茂飞党员转正不到半年时间,时任柴胡办事处党总支书记李然宣布公茂飞主持柴山前村党内工作。至此,张培发和公茂飞“搭班子”负责柴山前村全面工作至2021年4月换届选举。多名党员证实,2018年至2021年柴山前村换届选举,张培发一直“霸权”村两委工作(组织关系已转入镇供电所,但上级组织一直未宣布),大小事都是他在村喇叭下通知,包括公茂飞入党召集会议,不但违规下通知还参会。

2021年4月,柴山前村换届选举中,张培发伙同张桂红勾结李然,利用党总支书记、村主任和村文书职务之便,帮公茂飞、张桂红严重拉票、诱导党员投票。在公茂飞身份无效党员联名举报的情况下,仍能参选并高票当选。党员联名举报后,镇组织办称“公茂飞辞职了”。

据悉,在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张培发又伙同张桂红诱导村民投票,并向大部分村民家中送去村委会的“内定”5个候选人名单。选出的村委会成员和“内定”候选人中自然村的3人、行政村的5人完全一致。

多名党员表示,当时为了拉拢围泉自然村负责人张德迎,让其孙子张磊高票当选村委委员。当选后的张磊并未在村里任职,爷爷张德迎继续主持围泉自然村工作,而水泉镇组织办把工资发给张磊的父亲张洪国,成了孙子“任职”爷爷“干活”父亲领工资。

2021年4月30日,公茂飞违规入党、张培发霸权村两委工作,被党员联名举报给时任镇纪委书记闫凯,随后,举报人张培省遭到了张培发的报复。换届选举中张培发等人拉票贿选一事,闫凯向党员们坦言调查属实,但至今没有处理结果。

 

图说:党员联名交于镇纪委的证明材料

柴山前村换届选举失败后,2021年4月至2023年8月迎来了四任“村支书”。分别是:镇工作人员张培君、李文华、李忠星和镇组织办魏传印为首的五人工作组。

就公茂飞违规入党一事,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公茂飞的入党程序和规则从一开始就错了,没有按照党员入党的程序和规则入党,并且入党材料造假,党员身份是无效的。

私自20万元卖掉原村委会6年多

导致村集体资产至今处于流失状态

2018年,在村两委不知情的情况下,张培发私自以20万元把原村委会卖给了村民张焕果。村民举报后,镇纪委多次称原村委会是和“新村委会”置换的并非被卖掉。多次举报后,镇纪委承认是张培发私自卖掉,并称会对“新村委会”的土地使用权进行变更。

近日,镇政府调查回复称,“新村委会”是张培发找到包工头徐可平分两次在张焕果手中支取20万,并且包工包料建成“新村委会”。

多位知情村民告诉记者,“新村委会”的一砖一瓦、钢筋水泥、门窗等购买都是张培发一人操办,就连徐可平已经定好的地板砖张培发都不让用。“包括门窗,村木匠张勤当时已经测量好尺寸。”知情者说,因为没和张培发谈拢也没让干,都是张培发另找人。

镇党委副书记闫凯一直称会对新旧村委会进行评估,根据结果给张培发相应处分。近日,镇政府表示,没有部门愿意出鉴定费用,需要村民或者村委会自费去评估,并且给予张培发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是经过举报人张彪认可并签字。“他们完全是诬赖我,我压根不知道这个事。”张彪激动地说,我希望他们拿出当天我在纪委的录像洗我清白。

“2021年我们举报时村委会就已经被卖3年多,镇政府不知道此事?” 村民张田无奈地说道,举报至今又马上三年时间还是没解决。

就此,水泉镇纪委办公室柴源解释,“因区国土局和测绘局有经济纠纷,测绘局一直未向国土局进行登记。直到2023年初,区国土局不动产中心才通知我们,私人土地变成公家土地需要区政府登报、审批等程序”。但水泉镇政府于2024年1月11日,就此事给村民的书面“答复意见书”中并没有该说法。

 

图说:2024年1月11日水泉镇政府就卖原村委会一事的答复意见书

记者在村民提供的证据中了解到,柴源承认水泉镇土管所明确表示“新村委会”的土地变更手续无法办理,他们正在想办法让“新村委会”宅基使用权人张焕卷(兄弟四人)再与他们签订有关协议,然后继续拖着,“做此决定的是水泉镇党委副书记闫凯和镇社会保障服务中心主任程民。”

据村干部张省表示,“新村委会”的宅基因为是老宅,所以使用权人是张焕卷兄弟四人,张培发以每年一千元的价格租赁他们的地基建成的。“2018年,张焕卷儿子在新村委会办理了婚宴,2019年,张焕卷大哥去世又在新村委会办理了丧事。”张省回忆,人家认定“新村委会”就是自己的家啊。

镇政府调查结果还显示,因为镇组织办和柴胡办事处不同意出售原村委会,所以张培发无法在村内账务将原村委会出售的20万元下账。就此,村民们不认同该说法,他们认为只有20万账目有问题,镇政府才不做账目相关处理。

非法采矿立案近三年  案件仍在调查中

刑拘36天取保候审 扬言有问题找镇政府

2022年3月中旬,村民将张培发非法采矿的反映材料寄交给了公安部。一个月后,枣庄市公安局山亭分局刑侦大队负责人联系了举报村民,同年5月20日,“柴山前村非法采矿”一案被立案侦查。

 

图说:“柴前村非法采矿”立案告知书

记者了解到,枣庄市公安局山亭分局和水泉镇派出所,在办案期间有敷衍村民、故意拖延时间、向村民说谎、进行语言的人身攻击;向张培发通风报信、替其讲情;张培发威胁恐吓村民等等。以上情况,村民如实反映给了枣庄市公安局山亭分局,随后,该案件转由分局侦办。

2023年5月21日,柴山前村非法采矿立案一周年之际,村民连续几天电话、微信联系不上民警。情急之下,他们向枣庄市委书记张宏伟求助,半个小时左右接到了办案民警的电话。

在案件侦办过程中,民警向村民坦言案件有阻力、不再负责侦办案件和一直推脱去现场测量盗卖石头、砂土方量一事,后又多次以“鉴定机构人员少任务重、最近一两周就来测量”等说法来敷衍村民,直至7月31日告知村民现场无法测量。

记者了解到,8月2日,张培发因非法采矿被刑事拘留。8月3日,办案民警拒绝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

“他刑拘后,我们和民警约好再去勘察之前没看过的现场,多次联系又电话不接短信不回,8月9日短信回复说在出差。”村民张祥无奈地说,8月20日水泉镇派出所民警到我们村调查购买砂土情况,村民都说了实话,但民警表示没有携带相关办案设备改天再调查。当天,张培发的老婆、儿子和儿媳妇到购买砂土村民家里,不让他们给民警说实话并强调张培发马上出来(释放)。

9月7日上午,张培发取保候审,当晚在家里燃放大量烟花庆祝。另有知情者称,11日,张培发回镇供电所上班时公开表示,刑拘他也查不出什么问题,谁觉得有问题去找镇政府。张培发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举报人)目的是想敲诈别人钱。

就张培发非法采矿一事,2022年8月16山东省资源厅工作人员向村民坦言,“类似情况镇政府都有地方保护性,(因为)牵扯的利益面太广了。”

多位举报村民认为张培发涉嫌非法采矿罪、盗窃罪、破坏选举罪、故意伤害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职务侵占罪等罪名,他们只希望最后能有一个公正的调查处理结果。

本网将继续关注此事。(文/王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