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日报

西安城中村改造:51万平米房产悬案

责任编辑:徐涛    来源:中国新闻日报    日期:2024-01-05
分享到:

城中村改造是城市更新和社会发展中的大事,不仅能够解决居民的住房问题,改善居住环境,提高居住条件和生活质量,同时还能够优化城市空间布局、提高城市整体形象、促进城市经济发展等。尽管城中村改造有着诸多的积极意义,但此前因政策和制度的不够完善,各地城中村改造不免也存在着一些问题。

正是因为城中村改造,福建商人林学旺在西安投入巨资建造的51万平米房产,如飞灰般化为乌有,使他跌入了人生的最低谷。

1704373559810993.jpg

闽商林学旺

闽商林学旺,是福建福清市人。“闽商”是福建商人的简称,他们在经济领域具有一些共同的思想、语言、行为,被誉为华商第一族,因“开放、拓展”的精神闻名世界。敢于创业、敢于冒险,古往今来都是闽商所推崇的一种价值取向,也正是这样的价值取向,造就了闽商抓住经营机遇“快和准”的能力。这些闽商具有的特质,林学旺可谓得到了完全的继承。

从年少经商始,直至2006年,商场摸爬滚打数十年,林学旺已身价不菲。这一年,古城西安在推进现代化城市建设过程中正在实施大面积的城中村改造。这一年,林学旺以商人的睿智,敏锐的洞察到了西安城中村改造市场的巨大商机,便自带着一股闽商的闯劲,单枪匹马从老家福建北上西安,注册成立陕西融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准备从西安的城中村改造市场“掘一大桶金”。

1704375711209358.png

“刚到西安那会,大概就在2006年前后,一两年时间里,西安市至少审批了有上百个城中村改造项目,就以为这个‘蛋糕’很大,自己也来切一块应该问题不大。”抱着这个想法,林学旺在西安走访调查了数月,看了多个城中村改造项目现场后,最终在雁塔区长延堡街道办事处下辖的西三爻村停下了脚步。

经朋友介绍,林学旺与时任西三爻村村委会主任、西安市西三爻改造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何建成相识。此时的西三爻村已依据《西安市城中村改造建设管理暂行办法》,经“西安市人民政府令第九号”、西安市人民政府“市政发〔2003〕43号”、西安市雁塔区发展计划委员会“计发〔2005〕5号《关于西安市西三爻村改造建设工作方案的批复》”等文件批准,被列入西安市城中村改造范围,由西安市西三爻改造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三爻公司)对西三爻村实施旧村改造建设。但苦于无资金来源,西三爻村改造建设工作一直处于“搁浅”状态,并未真正启动。

一个是找不到好的项目,一个是缺钱开发经营,一个看似“天赐的机缘”经双方多次商谈后,“似乎一下就有了共同点”。遂于2006年9月中旬,由何建成担任法人的西三爻公司和林学旺控制的陕西融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华公司)签订了《城中村合作开发合同》。双方约定,甲方西三爻公司提供项目位置(约2.8万㎡)建设用地并办理土地审批手续直到施工许可证(除招投标保险费和招标费用以外)等一应手续,所办手续产生的费用由甲方负担;乙方融华公司负责合作项目的资金;双方还约定双方利益分配方案为以建筑面积进行分配,甲方分1/3,乙方分2/3。此外,合同约定任何一方不得以任何理由不执行或单方面终止本合同,否则承担给对方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同日,双方又签订一份补充协议,约定国有土地证由甲方办理。

2007年5月15日,西三爻公司和融华公司签订《联建合同》,约定甲方西三爻公司提供土地,乙方融华公司出资,乙方每亩开发用地向甲方返还固定利润200万元。

自此,双方在西三爻村的改造工程中都是按约在各自的轨道运行。但,此后发生的一些事却让林学旺“痛入心扉”,其命运也由此发生了一个大的转折。

“零代价”霸占

就在西三爻村的改造工程启动后,一幢幢楼房在西三爻村的原址拔地而起,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深渊”,令他痛苦不堪。因林学旺是投资方,而主动权却掌握在甲方,林学旺售楼时的合同、收款收据都要西三爻公司盖章。林学旺称:“开始时何就向我要钱要房子,主要是要钱,但是后来何就不满足于向我要钱,天天就从盖章方面来卡我。”

据林学旺讲述,2007年12月10日,何建成组织手下王某彦的弟弟黑蛋等地痞,用渣土车封堵工地大门,干扰正常的施工建设。此后,此类恶意事件又发生多次。2008年5月17日,何建成侄儿何某林封堵工地大门干扰建设。2008年5月27日,其再次封堵进出工地之路,并与工地管理人员陈某明发生对峙;同年6月17日,何某林因寻恤滋事与工地管理人员陈某明再次发生对峙,持刀将陈某明砍伤。

“之所以在西三爻村的改造建设当中,何建成经常找人设置障碍,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强迫我同意让他卖房,向他交2.5%房款。”林学旺说,所有这些行为,都是何建成等为了强迫交易进行的敲诈勒索。除此之外,2010年年底,何向林强行索要250万元购置奔驰轿车,无奈之下,林学旺被迫同意,使其目的得逞。而更甚的则是,在西三爻村的改造建设中,何建成及其女儿何英前后总计从林学旺处拿走钱款达800万元。即便如此迁就对方,林学旺投资在西三爻村开发建设的20万平米的城中村改造房产,他只卖了12万平米,直到2013年12月,直接“零代价”霸占林学旺约8万平米房产,价值约20亿元。

“现在想来,西三爻村的城中村改造项目,实际上就是何建成给我布下的一个‘圈套’。”林学旺说。殊不知,他从这个“圈套”尚未解套,却又跳入了另外两个“圈套”,且有“异曲同工” 之处。

眼见自己在西三爻村城中村改造项目利润微薄,急于“解套”的林学旺,在西三爻村城改项目上销售部分房源后,利用回笼资金,向长延堡街道办下辖的东姜村(后划归雁塔区杜城街道办事处管辖)和北寨子村的城中村改造项目上继续扩张。2009年12月,林学旺控制的另一家房地产公司陕西建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惠公司)与东姜村城中村改造项目主体公司东姜村城中村改造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姜村城改公司),就东姜村城中村改造建设达成合作意向。而东姜村城改公司又与陕西时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丰公司)签有实效协议,该两家公司皆由东姜村党支部书记黄尚凌实际控制,且建惠公司只能与时丰公司签属协议。

2011年11月20日,时丰公司和建惠公司签订《城中村合作开发合同》,双方约定,对于甲方三通一平约20亩土地(商品住宅楼建筑面积约10万㎡)及该地块经市规划局批准的控制性详规的“时丰•姜溪花都”后期资金全部由乙方建惠公司出资。甲方负责办理立项、计划年审、定点、规划用地许可证,国有土地证、建审、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施工许可证及预售许可证、房产证等所有手续,手续费用由乙方承担。乙方建惠公司承担缴纳该地块土地出让金,除甲方3000万元所含费用外,其余该地块费用全部由乙方承担。合同除甲乙双方盖章外,还加盖有东姜村城中村改造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公章。

1704375897542404.png

2012年5月,就在林学旺缴纳完全部土地款项2200多万元后,时任东姜村党支部书记的黄尚凌就以各种理由不让林学旺公司开工,在从林学旺处以各种无理要求强索100多万元之后,又要求林学旺花21万多元给他买了一辆轿车。“这些并没有填饱黄尚凌的胃口,为达到侵占的目的,黄尚凌及其侄子黄成(时任东姜村村委会副主任)曾多次组织黑恶势力团伙人员封堵施工现场,并在大庭广众之下持行凶刀具对我进行殴打,我背部被行凶者刺伤之处,经公安机关司法鉴定为轻伤二级。我为了减少自己更多的损失,无奈之下被迫答应了他们的无赖要求,他便提出让他的侄子黄成担任建惠公司副总经理,占股建惠公司20%的干股。”林学旺说。

据林学旺回忆,2018年楼盘竣工后,黄尚凌和黄成另外又成立一个公司,将林学旺开发的8.7万平米房地产全部被侵占,并组织黑恶势力团伙人员聚集东姜村周边,见到林学旺去东姜村就进行殴打,以致林学旺对自己开发的物产失去控制。“黄尚凌公开说,姓林的只有合同,产权没有在姓林的公司名下,也没有收据等,这些房子不归他。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投资2亿多元在东姜村建的8.7万平米房地产,全部打了水漂。”林学旺愤恨地说。

事实上,就在西三爻村、东姜村给林学旺造成的伤口还在流血之时,北寨子村又向他“捅了一刀”。2010年3月,同为西安市雁塔区长延堡街道办下辖的行政村北寨子村,因城中村改造项目“缺钱”,项目实施主体公司陕西中孜国际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孜公司)和林学旺的融华公司达成意向并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双方成立融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定为北寨子项目的开发、建设、销售等全过程的经营主体单位,过渡阶段(北寨子村项目拆迁前)以甲方名义经营。约定乙方融华公司林学旺投入5000万元占股55%,甲方公司杨志钢占股34%、边建朝占股11%。同时约定协议违约金为违约方赔偿另一方已投入资金的双倍,并赔偿给对方造成的一切损失。同日,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显示,林学旺已转款500万元。

1704375981592757.png

林学旺称,他和中孜公司签约后即组织投资5000多万元控股55%(林学旺本人投资了2667万元持股27.5%),但林学旺将款投资供北寨子村拆迁款后,倪某琪、杨某钢等人却不履行合同,吞占了北寨子村城改房地产项目。林学旺按股份可得的34.375万平米的房地产被其“零代价”霸占。

“从2006年9月与西三爻村签署第一份合同开始,我先后参与了雁塔区3个城中村改造项目,且不说自己所受到的欺凌,仅被涉黑涉恶的村霸们霸占去的房产就达51万多平米,直接损失超百亿。”林学旺说。而这一切结果,在他看来都源于当时的合作模式。据调查发现,当时,西安市城中村改造的模式,大多都是每一个城中村在申报改造时会成立一个城中村改造公司,并以该公司为该村改造的实施主体。然后,再以合作改造方式,引入资金。不过,这种模式却给西安的城中村改造留下诸多的后遗症,也衍生出一些横行的“村匪”“村霸”。“自己投资,并在城中村改造实施主体名下销售”这一模式,让林学旺感到万劫不复。

乱象中的“悬案”

自西三爻村城中村改造项目受何建成等的敲诈勒索和恶意侵占后,林学旺曾多次与对方对簿公堂,欲索回属于自己的财物,均无果。此后的东姜村、北寨子村更是用尽霸占的手段,让林学旺的投资血本无归。几年来,他无奈之下不得不奔走在各级公检法部门之间。他向西安当地多个部门递交其遭受敲诈、侵占、巨额受贿的举报线索,渴望司法机关介入侦破案件,使自身的合法权益能够得到维护。

2018 年,中央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让林学旺看到自己所遭受敲诈和被他人侵占的财物有了申诉的希望。“我曾多次向省、市、区三级政法部门及中央督查组递交举报、申诉材料,虽得到有关领导的批示,但到了市一级就基本没了回音,特别是雁塔区一直不进行实际的侦办,让我的案子成了‘悬案’。”据林学旺说,自2018年以来他收集的各相关单位的回复材料,大致梳理如下:

2018年6月20日,西安市雁塔区检察院书面答复:我院已转至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处理。

1704376061780680.png

2019年6月5日,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书面答复:我局正在积极侦办中。6月22日,国家层面某部门作出批示:“重点”督办。并在批示上画了一个圈,在圈内批注了一个“公”字。

2020年7月30日,陕西省公安厅挂牌督办,西安市公安局提级侦办。就在同一时期,西安市公安局有人回复:已从西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回函中查明有关案涉的三个村,涉嫌骗取城改批文,且城改公司涉嫌侵占公司股权,具备“垄断农村资源、侵占集体资产”犯罪要件,土地源头涉嫌违法犯罪……

1704376107536849.png

2021年2月18日,西安市公安局有人回复:定人定岗安排专人负责调查。5月7日,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再次书面回复:案件正在侦办中。5月10日,有西安市公安局有人告诉林学旺:“翻查”。 6月21日,西安市公安局有人告诉林学旺:“专案组已经撤了”。

至此,西安市公安局已对林学旺案前后进行了8次调查。从上述多个部门的回复中可见,自林学旺首次向西安市公安机关报案起始,经过8次调查,这起刑事案件仍然没有明确的进展。期间,曾有西安市公安局扫黑办某领导对“索贿价值250万元的S500奔驰轿车一辆”的举报线索很感兴趣,并要以该线索为突破口,来撬动这起“涉黑”案,以提升工作成绩。然,并无结果。

案子久拖不决,林学旺无奈之下向各级信访部门上访。在林学旺多年不断向各级信访部门上访的情况下,其案情引起国家信访局的重视。2022年7月28日,在中央信访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协调”下,福建省联席办有关领导、福清市政法委书记林峭立等与陕西省联席办有关负责人联合召开“林学旺信访事项研判会”,会后,决定重新启动“西安千亿城改涉黑案”……

耐人寻味的是,在上述林学旺的举报案件中,10月9日,西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在给西安市公安局提级侦办的专案组回函中称,西三爻村、东姜村和北寨子村的土地都已涉嫌犯罪。而西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在同期的协查回函中也称此案是:“西三爻村、东姜村、北寨子村三个项目(568万平方房产)均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建审手续”。但,之后的9月25日,正准备由西安乘航班飞抵北京的林学旺,在登机口却遭到雁塔公安分局民警马志鹏、雷毅等人以疫情防控为由的扣押。随后,林学旺被这伙人非法拘禁于金莎国际万澳酒店达1个月之久才予释放。

1704376345852468.png

11月17日,林学旺接到陕西省公安厅的书面通知:案件已转西安市公安局办理。此后,时隔将近一年,案子仍石沉大海一般,林学旺并未放弃上访和申诉。

2023年5月11日,经陕西省省长赵刚、西安市市长李启全批示,林学旺控告雁塔区西三爻村、东姜村和北寨子村城中村改造“涉黑”案,重启第10次调查……5月24日,林学旺再次接到陕西省公安厅告知函:“本机关于2023年5月23日收到你向陕西省公安厅提出:控告‘西安千亿城改涉黑案’,要求查处……已转西安市公安局办理。”

大半年时间过去,林学旺一案并无进展,而原定于2023年12月4日在福建召开“林学旺信访事项研判会”信访联席办会议,也无理由中途取消。林学旺不由的担心,案件将再次陷入“秦岭违建别墅”式空转……

“在西安当地多个部门中,还有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某领导分两次索要“办案经费”125万元,并夸下海口,一定要侦破此案。”林学旺说,至今,自己的案子在雁塔区一直处于“立而不侦”,“悬而不决”,成了实实在在的“悬案”。

对此,有司法界人士认为,从林学旺提供的证据材料来看,他所遭受的被敲诈、财物被侵占,客观上实实在在就是一个刑事案件。这位人士认为西安市公安局及雁塔分局办案存在这么个问题:既然立案,却又长达5年多时间而不推进案件侦查工作,这是属于典型的立而不侦,其意图可疑。

“我的案子之所以到现在也办不了,有很大的原因就在于他们有幕后的‘保护伞’,连中央督导组的批示和陕西省公安厅的挂牌督办都被雁塔区束之高阁,可见此地有多么可怕。”林学旺说,“不知我的案子,何时能见天日。”(本报记者  刘  斌)

《中国新闻日报》(2024年01月05日03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