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日报

肆意非法大面积砍伐森林树木|蓄意陷害举报人暴力强拆楼房

责任编辑:徐涛    来源:中联社    日期:2023-11-06
分享到:

肆意非法大面积砍伐森林树木|蓄意陷害举报人暴力强拆楼房

——且看福州长乐区湖南镇官员如何不择手段报复举报人

当今社会,一方政府官员如果遵循“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将保护森林生态资源环境作为重要职责,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此乃百姓之福;反之,倘若一方政府官员目无法纪,肆意妄为,将损毁森林资源作为发展和牟取政绩的代价,则乃百姓之祸。福州市长乐区湖南镇党委书记曹可、原镇长潘永杰和现任镇长张宗禹等就属于后者。

01

近日,记者接到出生在福州市长乐区湖南镇湖滨村过洋店自然村46号,现住福州鼓楼区树汤路66号凯旋花园侨台胞家属陈振贵的投诉信。信中述说了他遭到的一系列遭遇:近年来,他所在的福州市长乐区湖南镇党委书记曹可、原镇长潘永杰及现任镇长张宗禹,教唆、指使湖滨村委会村长兼书记刘享应和原村书记刘春官肆意违法砍伐湖滨村管辖过洋店原生态森林,以及挖掘填埋部分村民家祖坟。对此非法行径,陈振贵义愤填膺进行举报,但随即遭到一系列打击报复。

肆意妄为,多次违法大面积砍伐原生态树木

陈振贵说,福州市长乐区湖南镇湖滨村过洋店自然村森林茂密,树木郁郁葱葱,枝繁叶茂,是著名的自然风光旅游景点,山上山下原生态森林有百年以上参天松柏和原生态防风麻黄林,属本村陈姓家族几百年来祖祖辈辈为子孙留下的宝贵原生态森林遗产。正是这一独特的原生态森林,成就了省、市、县文物保护单位“豹变岩”自然风景区的旖旎风光,成为人们旅游休闲的好去处。然而,自2019年以来,这里的原生态森林多次遭到肆意破坏,非法砍伐,村民群众愤恨不已。

陈振贵说,2019年5月至8月期间,在未取得林业部门砍伐许可证的情况下,湖南镇党委书记曹可、原镇长潘永杰指使湖滨村委会村长刘享应、原村书记刘春官等人,多次带队指挥,肆意非法砍伐本村属地100多户陈姓居住地过洋店自然村中“豹变岩”风景区内原始森林并纵火焚烧,森林内百年以上参天大树“松柏林”和整片“木麻黄”被肆意毁坏,累计砍伐面积七八千平方米(10多亩,卫星图像可清晰确认实际毁损面积)。这一违法行为严重破坏了当地的林业生态环境,引起村庄内外村民群众和海内外侨台胞及其家属的极大愤慨。

陈振贵说,“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一违法行径如果得不到制止和惩处,那么当地森林损毁事件将难以杜绝。于是,从2022年8月开始,我便向长乐区林业及有关部门举报湖南镇原党委书记曹可、原镇长潘永杰的违法违纪行为。但长乐区林业局疏忽职守,不严格执法,仅仅对湖滨村委会作出经济处罚,‘以罚代刑’,另将一名工程施工涉案个人进行行政处罚关押几天,罚款结案了事。”

“长乐区林业局‘以罚代刑’的处罚结果根本不足以震慑肆意砍伐森林的不法行径,说轻了这是玩忽职守,不作为,说重了是助纣为虐。”陈振贵说,“果不其然,第二次乱砍滥伐过洋店自然村中原生态森林的行径就更为恶劣,砍伐的规模更大。”

陈振贵说,2023年2月下旬,湖滨村委会村长兼书记刘享应、原村书记刘春官在湖南镇党委书记曹可、镇长张宗禹指使下,带领湖滨村部分党员干部和驻村工作人员,聘请中建海峡工程施工队进入,声势浩大,再次前往过洋店自然村“豹变岩”自然风光景区非法砍伐森林。这次违法砍伐原生态森林面积近20亩,加上第一次砍伐,被毁森林达40余亩,原始森林及植被、良好的生态环境再次遭到严重破坏。

陈振贵说,此次森林砍伐,刘享应、刘春官等人表面上冠冕堂皇,非常高调,声称他们有林业部门颁发的“林木采伐许可证”,但其实该许可证完全是刘享应等人伪造合法砍伐申请文件,非法取得。刘享应等人说针对此次森林砍伐曾召开过村民代表大会进行讨论,但其结果为何未在湖滨村公告栏及过洋店自然村进行公示?虚假的说辞根本见不得阳光。而据详实证据表明,其所说的出席村民代表会议同意林地采伐的村民代表全部系假冒(签到表共55人,同意村民的签名为50人),从签字表看本村村民没有一人。刘享应等人就是用这种卑劣虚假、偷天换日的手法,骗取了长乐区林业管理部门滨海分中心林业局窗口颁发的“林木采伐许可证”,审批准许砍伐18亩。而他们实际砍伐的树木20多亩,更是超出了“林木采伐许可证”的许可。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盗伐林木罪:盗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量特别巨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滥伐林木罪:违反森林法的规定,滥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关于“违反森林法的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数量较大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以滥伐林木罪定罪处罚:(一)未经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及法律规定的其他主管部门批准并核发林木采伐许可证,或者虽持有林木采伐许可证,但违反林木采伐许可证规定的时间、数量、树种或者方式,任意采伐本单位所有或者本人所有的森林或者其他林木的;(二)超过林木采伐许可证规定的数量采伐他人所有的森林或者其他林木的。

湖南镇党委书记曹可、镇长张宗禹唆使湖滨村委会村长兼书记刘享应等人,通过造假等不法手段取得林业部门颁发的“林木采伐许可证”。该许可证颁发机关审查不严,涉嫌渎职,上级及有关部门应予追责。而刘享应、刘春官等人通过非法手段取得林木采伐许可证,肆意砍伐森林,且砍伐数量巨大,已经达到刑事立案标准。

蓄意诬陷,不择手段欲置举报人死地而后快

“大面积原生态森林树木被肆意毁坏,怎不令人痛心!世世代代居住在过洋店自然村的村民群众对乱砍滥伐行径怎能漠然视之?”陈振贵说,“但是,有湖南镇党委书记曹可、原镇长潘永杰和现任镇长张宗禹作为后台撑腰,普通村民群众除了举报,还能有什么办法?举报,成为大家保护森林、保护生态环境的唯一途径。然而,从第一次举报肆意砍伐森林后,我就屡屡遭到打击报复,蓄意诬陷,不择手段,始料未及。”

“打击报复一是以莫须有罪名,蓄意诬陷。”陈振贵说,“2019年7月8日中午,由湖南镇党委书记曹可、原镇长潘永杰牵头,召集镇派出所所长林国卿、民警林金康,镇工商所所长林敏,过洋店村民陈振基、陈振群、陈孔霖等人到镇党委会客室开会,会议内容是:由镇政府安排统一行动,到陈振贵老家房屋内搜查,借口是有人举报陈振贵在村里生产假药。”

“2019年7月8日傍晚,恰巧我当天下午开车回老家。充当镇里打手的本村村民陈振基、陈振群、陈孔霖3人将我围住,陈振基当场打110报警,诬告我在村里生产假药。我顿感莫名其妙,觉得这个诬陷实在荒唐,不愿与其理论,试图脱身,遭到陈振群的殴打。约10多分钟,湖南镇派出所管段民警林金康带队出警到场,由柯姓警官和两位协警将我强制传唤至湖南镇边防派出所。在派出所,对我笔录时长六七个小时。做笔录期间,镇派出所民警林金康强迫并威胁我将房屋钥匙和汽车钥匙交出来。我被迫交出钥匙,同时一再向林金康声明,家里床头柜边上存放有现金20多万,不相信我可一同前往查看,但民警林金康不仅不予理会,置若罔闻,还擅自将钥匙转交给村民陈振基、陈振群、陈振席、陈孔霖等人。陈振基等人拿到我房屋的钥匙后,纠集10余人闯入房屋,翻箱倒柜,进行地毯式搜查。然而,谎言终究是谎言,任凭他们挖地三尺,也根本搜不出我生产假药的任何证据和线索,完全是蓄意诬陷。而搜查期间,我存放在床头柜边上的现金20多万元竟不翼而飞,当晚下半夜近1点我从派出所回家发现钱款被窃走后,第二天早上即行报案。”

“打击报复二是釜底抽薪,暴力强拆我房屋。”陈振贵说,在老家湖滨村过洋店自然村46号,我家侨属有两栋合法自建住宅房屋二层楼房,有大小房间13个,面积近500平方米,部分房间作为闽台两岸台侨胞家属联谊交流活动场所。湖南镇党委书记曹可、镇长张宗禹谎言称,这栋两层楼房福州市新区管委会分管领导看不顺眼,说阻碍了工业区道路建设,指使他们进行强拆,并说已得到长乐区委区政府分管领导的批准同意,策划在中秋国庆节休假期间执行拆除。2023年9月27日上午,在未进行公告等程序,未与本人协商拆迁补偿事宜并签订拆迁补偿协议,未给分文补偿款,更未征得本人按照拆迁补偿协议约定进行搬迁的情况下,镇里组织100多人外加保安人员,出动挖土机,一声令下,我的大小房间13个、面积500多平方米的二层楼房瞬间被毁于一旦,直接经济损失达大几百万元,加上房屋内其它财产包括两岸侨台胞文物收藏品以及存放的其它贵重物品或被损毁或被压烂,损失巨大。

习近平总书记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是新时代推进美丽中国建设的根本遵循。福州市长乐区湖南镇党委书记曹可、原镇长潘永杰及现任镇长张宗禹,身为一级政府主官,竟目无党纪国法,指使湖滨村村委会村长兼书记刘享应和原村书记刘春官并包庇其违法违纪,肆意砍伐原生态树木,两次大面积砍伐损毁森林40余亩。而损毁森林的恶劣行径被举报后不思悔改,不纠正错误,反而蓄意诬陷、不择手段打击报复举报人陈振贵,以莫须有的罪名,栽赃其做假药,搜查抄家,以致陈振贵20万元现今被窃。更有甚者,暴力强拆陈振贵房屋。这种种违法违纪恶劣行径,完全背离了作为党员干部的准则。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湖南镇,也许曹可、张宗禹等人可能遮天一时,但不可能长久,其违法违纪行为必将受到惩处。

陈振贵告诉记者,对于福州市长乐区湖南镇党委书记曹可、原镇长潘永杰及现任镇长张宗禹的一系列违法违纪行为,他手中握有充分、确凿的证据。希望湖南镇上级长乐区乃至福州市党委政府一定要十分重视湖南镇所发生的违法事件,认真查处湖南镇党委书记曹可、原镇长潘永杰及现任镇长张宗禹等人的违法违纪行为,严处害群之马。为民申张公平正义,给受害人陈振贵一个说法,维护其合法权益,赔偿其损失。对于事件的查处进展情况,我们将拭目以待,并将跟踪进行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