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日报

濮阳县难道是法外之地?

责任编辑:徐涛    来源:中国廉政网    日期:2023-10-20
分享到:

农民合法养殖场遭强拆引发舆论关注,镇政府拒不纠正违法行为

濮阳县难道是法外之地?

记者  李伟  梁琴

今年4月20日,本报刊登题为《濮阳县文留镇政府强拆养殖场被疑违法》一文,以真实可信的证据,报道了不久前的清明节当日,发生在河南省濮阳县文留镇东肖寨村的一起违法强拆事件。

半年的时间过去了,自身合法权益无辜受到侵害的村民刘德铭仍在哭泣,而非法侵害村民合法权益的镇政府干部仍未受到相应处分,违纪违规沦为“帮凶”侵害村民合法权益的濮阳县公安局文留派出所的警务人员仍在豪横乡里,濮阳县以及文留镇两级政府对此置若罔闻、麻木不仁。对此,记者不禁要问:难道,濮阳县是法外之地吗?

刘德铭合法建养殖场的始末

2019年初,濮阳县文留镇东肖寨村村民刘德铭响应党和国家有关乡村振兴的号召,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投资20万余元在自家责任田新建一座近2000平方米的养鸡场,首先想到的是手续合法。

1697728406323764.jpg

2020年,刘德铭找到东肖寨村村委会提出变更养鸡场的土地使用性质,以完善养鸡场的建设手续。东肖寨村村委会经请示镇国土所,镇国土所指派河南三维勘测设计有限公司濮阳县分公司进行勘测并出具报告书,按照程序一步一步变更土地性质。

同年12月,文留镇人民政府镇长王驰翔签发《关于濮阳县文留镇铭闯养殖场准予落地的函》。该文件内容显示:“濮阳县文留镇铭闯养殖场是一家从事肉鸡、鹅养殖和销售的单位(国家禁止或限制的项目除外),该单位位于文留镇东肖寨村东,该项目符合我镇总体规划,经镇政府研究同意该单位落地,请濮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予以办理相关手续。”

DSC_5279

2021年1月12日,濮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给刘德铭办理了“濮阳县文留镇铭闯养殖场”的《营业执照》,至此,刘德铭的养鸡场成为一家合法经营的养殖场。

时任中共文留镇党委书记陈宝丰亲自到刘德铭的养鸡场进行工作考察,对刘德铭响应镇政府的号召发展养殖业给予高度赞扬,并协调相关部门给予养鸡场15万元无息贷款进行帮扶。

以上,对于刘德铭这个普通的农民来说,合法创办一个普通的养鸡场,是他一生中的一件大事了。

文留镇政府违法强拆养殖场

就在刘德铭的养殖场规模化运营了一段时间后,2022年7月的一天,濮阳县分管片区的书记韩文江突然来到刘德铭的养殖场,对他说:“你的养殖场被拍住了,必须要拆。”

刘德铭向韩文江解释说,自己的养殖场正在变更土地使用性质,并向他出示了养殖场《土地勘测定界技术报告》,此后,韩文江对刘德铭的养殖场拆除一事没有再提。刘德铭则继续奔走在政府各部门之间,办理土地使用性质变更手续。

时隔大半年后的2023年4月2日,韩文江再次来到养殖场,递给刘德铭一份盖有濮阳县文留镇人民政府公章的《限期拆除通知书》,并责令刘德铭于2023年4月4日前拆除养殖场,进行土地复耕。

4月5日上午,文留镇党委书记刘树月和镇党委副书记、镇长王驰翔便“坐镇指挥”,镇党委委员、组织委员陈从传和镇政府副镇长、派出所所长王石锁带队,一级主任科员赵保成、三级主任科员宋仁胜、一级主任科员李顺利、酸庙服务区书记韩文江、服务区主任黄跃栓等干部组织20多名镇政府工作人员带着工程机械车辆,“浩浩荡荡”的来到铭闯养殖场实施强拆。刘德铭不到20岁的儿子看到这么多人来强拆全家吃饭的“饭碗”,便拿出手机拍摄,参与强拆的镇政府工作人员多次口头阻止拍摄,刘德铭儿子说:“你们为啥不让拍?你们既然是合法的为啥不让拍?”结果,镇政府党委委员、组织委员陈从传一声令下:“把他的手机给我夺过来!”随后,五六名工作人员一拥而上扑向刘德铭儿子,刘德铭儿子见状便跑开躲闪,刚跑几米便被追上,随后被他们扭着脖子撂翻在地,手机被抢走并当场被上述人员损坏。

在上述人员扭打刘德铭之子的过程中,导致刘德铭儿子颈椎错位,伤势经文留镇医院简单处理后,转至濮阳县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眼见自己的孩子受伤倒地,一家苦心营建的2000平方米的养殖场被夷为平地,钢结构架子、取暖设备等等养鸡设施遭毁坏,20万余元的投资顷刻间化为乌有,刘德铭的妻子泪水纵横坐在大棚内哭的不省人事,后被“120”急救中心的救护车拉走。

文留派出所配合强拆扮演“帮凶”

就在文留镇政府对刘德铭养鸡场实施强拆过程中,濮阳县公安局文留派出所所长王石锁开着警车,带领多名民警及辅警身着警服,不顾公安部的禁令,配合镇政府执行强拆,扮演了十足的“帮凶”角色。

公安部三令五申严禁公安干警参与征地及强拆等非警务活动,而濮阳县公安局文留派出所所长王石锁等一干警务人员则公然违抗部令参与强拆,是严重的违纪违规甚至违法行为。更加令人气愤的是,当刘德铭向濮阳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反映情况,并对文留派出所所长王石锁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提出质疑时,而濮阳县公安局“110”中心电话号码为(03938840118)的督察给予他的回复是:“可以!”就是这么一句“可以”,足以凸显濮阳县公安局的警风、警纪问题。

人民警察的职责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公安部出台的《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中强调,严禁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对随意动用警力参与强制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而,文留派出所所长王石锁和多名警务人员眼见多人殴打群众,抢夺手机,却不予以制止,这已完全忘记了天职,丢失了良知,是严重的渎职犯罪行为!

百姓的疾苦向谁诉?

“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告诫全党,必须时刻把人民群众利益放在心上。刘德铭身为一个普通百姓,办个养殖场无非就是想挣点钱,过上富裕的生活,这是符合党和国家的政策的。如果刘德铭的养鸡场必须要强行拆除,按照法律程序需向人民法院申请依法实施,文留镇政府并没有强拆的行政执法权,其贸然强拆本身就是违法行为。而面对刘德铭这样一个普通百姓,一个实实在在的弱势群体,作为执法机构和强权机构的文留派出所,有必要出警“帮凶”吗?

拒了解,当时带队强拆刘德铭养殖场的文留镇党委委员、组织委员陈从传,为将自己以及镇政府的违法行为“合法化”,对养殖户竟然这样说:“这是国家政策,总书记要求的。”由此可见,陈从传身为党员干部,政治站位极低,其在处理基层事务过程中,肆意篡改习近平总书记的教导,向群众传递严重的错误信息,存在十分严重的政治问题。

无辜遭到强拆的刘德铭几近倾家荡产,遂多次向上申诉,而濮阳县委、县政府领导对于这样一起“砸老百姓锅”、伤老百姓心的事件却不予纠正,对于非法侵害、违法伤害老百姓利益的公务、执法人员也不予追究,不知出于何因?

本报将对此继续予以关注

《中国廉政报》(2023年10月20日04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