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日报

透视:商丘一亿元工程背后的新闻——“红顶”掮客获利三千万

责任编辑:徐涛    来源:中国新闻网    日期:2023-06-09
分享到:

河南商丘市形象工程归德路从连霍高速口到北海路段早在2017年已经交付使用,然而因工程款的官司却层出不穷,进而揭开了这个亿元政府工程背后鲜为人知的秘密,中标人不是中标候选人、“红顶”掮客获利3000多万、“套路贷”应付工程款变借款,实际施工人血本无归,如今靠打零工为生。

神通广大官二代 亿元工程收囊中

在商丘虞城县干工程多年的李建国经常在农业银行虞城县支行贷款,因此与客户部副经理杨欣涛熟识。

2015年5月初,杨钦涛给李建国说他的亲友陈卫民在商丘市承接了一个亿的工程想转包,有兴趣可以去谈谈。5月中旬,杨钦涛领着李建国在商丘与陈卫民见面。陈卫民说他用京鑫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标了商丘市归德路(北海路-连霍高速)改建工程,中标价9600多万。

李建国查询公示信息显示中标候选人只有两家,分别为中康建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河南省大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并没有京鑫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杨欣涛说农行柘城县支行行长孟灿是我的亲老表,孟灿与陈卫民又是世交比亲兄弟还亲,陈卫民是商丘市睢阳区税务局副局长,他们都是领导,并且他们的父辈也是领导,标准的官二代,他们的兄弟姐妹也是领导,在商丘可以说没有办不成的事,工程的事绝对没有问题。

转包获利三千万 完工不愿付余款

尽管官方没有公示成交结果,陈卫民却拿出了京鑫建设集团的《中标通知书》,如此能量让李建国大吃一惊。陈卫民称市领导要求必须尽快开工按时交工,按进度付款,好处费3100万。

陈卫民、孟灿告诉李建国,他们借用京鑫建设集团中标,工程已经转包给商丘好百年公司,这个公司是自己的,不能再签转包合同,再次转包是违法的,可以签设备、供料和劳务的协议共计6500万。事后李建国才明白他们如此做的目的,就是把3100万好处费合法化。

随后,李建国组织设备和人员进场施工,陈卫民承诺按进度付款却迟迟不支付进度款,李建国相信陈卫民承诺过的事一定会兑现,因为他是政府官员。于是投资数千万元按时完工,很快通过验收并交付使用,加上增加工程量经政府部门审计最终工程款为1.28亿。

建设单位依约把工程款支付给京鑫建设集团,京鑫建设集团随即支付给好百年公司1.2多亿元。但是,李建国从开始进场施工到交工验收,仅仅收到工程款3005万,下余工程款以各种理由拒付,李建国无奈只有求助法院主持公道,官司一打就是5年。

实控人逃法责 工程款变借款

李建国诉讼陈卫民等人借用京鑫公司资质承包该工程,后用自己控制的好百年公司将工程转包给李建国,且接收了大量工程款,应对工程款支付承担连带责任,法院却认定陈卫民与好百年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然而,与法院认定相矛盾是,好百年公司提交给法院支付李建国的转款凭证却显示:2016年7月25日,向陈卫民个人账户转款45万元;2018年6月11日转给孟灿妻子张颖账户上85万(分四次转账),陈孟二人与好百年公司有无关系,不言而喻!

陈卫民与好百年公司如影随形,涉及陈卫民和好百年公司的所有案件,委托的诉讼代理人为同一人。

无独有偶,李建国向陈卫民索要工程款,2016年2月2日,陈卫民找来房红丽以2.5分的月息“借给”李建国300万,好百年公司出具《担保函》,陈卫民情愿做担保人,承诺“如李建国不还本息,有我负责”。

李建国提供给法院的证据显示房红丽的借款其中有180万元由好百年公司账户转出辗转到了房红丽的账户,李建国主张此款应为工程款,但是法院没有采纳。

李建国表示:如果不是工程款这就是“套路贷”,业主单位按进度支付了工程款,陈卫民把本应该支付给我的工程款,转给他的亲戚房红丽,然后由房红丽“高息放贷”再给向我。孟灿利用同样的手法转款给彭俊英,然后由彭俊英向我放贷300万元月息2分,彭俊英和房红丽与我素昧平生却敢借款给我就能说明一切。

反腐

京鑫建设集团支付1.2多亿工程款的90%最终流向何永梅,然后再由何永梅转给李建国,好百年公司形如“皮包公司”,背后“红顶”大佬陈孟二人,赚得盆满钵满并且能量巨大,即便官司打到省院依然能金蝉脱壳全身而退。

会计凭证疑造假 两千多万凭空生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1)豫民终295号经法院审理认为:“已付李建国6434余万元的账册显示:2015年1月至2016年1月,好百年公司代支付季尚余借款1968万元,2016年之后支付季尚余借款106万元,李建国出具收据。但好百年公司没有提供李建国出具的收据和季尚余借款的相关证据,该借款好百年公司是如何支出的,季尚余的借款用于何处均不清楚......”

“好百年公司代支付其他款项82万,代付到什么地方不清楚......”

“李建国出具收据冲抵某某账款,某某账款用于何处不清楚......”

好百年公司代支付给季尚余的2074万元,河南省高院尽其手段也查不出真凭实据,但是好百年公司实实在在扣掉李建国2074万元工程款。

但有判决书却能证明季尚余连5065元诉讼费交不起,哪里来的2074万元?睢阳区人民法院(2018)豫1403民初2205号显示:季尚余曾起诉李建国讨要63.3万元劳务费,不缴纳诉讼费5065元,被法院裁定撤回诉讼。

有法律人士指出,好百年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伪造会计凭证、提供虚假证据,已经明显构成伪造证据罪和诈骗罪,看似公司违法实为人为,背后操纵的幕后黑手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

胳膊肘往外拐的“合伙人”

杨钦涛在归德路二标段建设施工合同纠纷诉讼中两次以合伙人身份申请参加诉讼,商丘中院和河南省高院在程序上和实体上都未同意,否定了其合伙人的身份。

2021年1月,杨钦涛又以合伙合同纠纷的理由把李建国起诉到梁园区法院,开庭日期为2月24日下午15点30分,偏偏在24日上午梁园区法院把李建国拘留,从2月24日一直到4月25日非常规、多次延期拘留整整60天,梁园区法院明知李建国当时已经被拘留,依然开庭并称李建国无理由拒不到庭,尽管杨欣涛没有双方合伙协议也没有出资证明,法院依然判决杨欣涛与李建国是合伙人关系。

“杨欣涛来工地都会找各种理由给我要钱,每次都是要现金不让转账,大概有几十万,2016年9月他还非让我给他买一辆大众牌车,花了26.25万元,车辆登记在他妻子赵晓莲名下。如果是合伙我吃饱撑的给他钱,给他买车!他把我给他的钱让他妻子赵晓莲借给我吃高息,这是合伙吗?”李建国气氛地说。

在李建国与好百年公司、陈卫民因为增加工程量打官司的时候,杨欣涛粉墨登场给法院出具证明,说增加的工程并非李建国施工,后经法院审理增加的工程量3000多万均为李建国施工,如果是合伙人怎么会胳膊肘往外拐3000多万拱手相让?

公务员中的党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的规定一律不允许经商办企业。《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也明确指出,利用职权和工作之便,从事有偿中介活动,居间牟利,这会扰乱市场经济秩序,影响党员干部秉公办事、秉公执法,诱发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应当予以党纪责任追究。

有社会人士表示,杨欣涛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因违规经商被单位处分后,不思悔改,反而明目张胆到法院起诉要求占股份、分红实属罕见,如果以此为示范判决案例,或将有更多国家工作人员背个小处分获取巨大不法利益。

如今国家反腐除恶力度空前,那些对国家法规政策熟视无睹、不收敛、不收手,肆无忌惮以权谋私、权力寻租、索取贿赂、干预司法公正、插手招投标牟取不法利益的老虎苍蝇必将被绳之以法。(记者 郑义)

《中国新闻日报》(2023年06月09日03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