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日报

吕孟申:把自己活成照亮黑暗的光

责任编辑:徐涛    来源:中国网络日报网    日期:2023-01-06
分享到:

泰戈尔在《飞鸟集》中说:只有经过地狱般的磨练,才能创造出天堂的力量;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

(一)

来自中国内蒙赤峰盲人刘浩和他母亲康桂芹共同用流过血的手指,弹奏出生命的华彩乐章,平凡卑微的人生活成了一道光。

1

刘浩和妈妈康桂芹

刘浩不仅多次荣获国际国内钢琴比赛大奖,先后5次与郎朗同台,小小年纪便在北京举办了首场钢琴独奏音乐会,不仅荣获了鼓励在灾难中奋进的杰出人士的塔拉金像奖,登上美国纽约卡内基音乐厅、新泽西州立大剧院、维也纳市政厅等国际舞台,还被美国三所著名音乐学府曼哈顿音乐学院、皮博迪音乐学院、克利夫兰音乐学院同时录取。

大爱无疆,艺术是超越国界的感动。

蒙特利尔中华文化艺术基金会黄显淑主席一发布帮助青年盲人钢琴家刘浩筹款的消息,就在蒙特利尔侨界引起了巨大反响。短短几天接龙成为活动的支持单位的社团达70多家,爱心捐款金额近$10,000 加元。离蒙特利尔中国新年慈善音乐会直播时间还有20天,蒙特利尔侨界对青年盲人钢琴家刘浩的大爱让人感动不已。

这个贫困交加的家庭,养育了一个脑瘫的女儿。康桂芹和丈夫渴望生下一个健康的二胎,长大后能够照顾姐姐,拉一把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没想到,康桂芹怀上了三胞胎。因为早产的缘故,其中两个孩子相继夭折,只留下刘浩一个。谁知祸不单行,难以从悲痛中走出来的康桂芹,又从医生的口中得知,刘浩因为过度吸氧导致视神经受损,眼睛永远也看不见了。这个原本被企盼着能够把家庭拉出泥潭的孩子,变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康桂芹彻底绝望了。

日本本明宽说:“我们一来到这个世界变得到了母爱,正是母爱把我们这些弃之即亡的婴儿抚养成人。母亲无条件地爱着孩子,为了孩子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她们不求任何报酬,从不向孩子索取爱的付出,这真正体现了人类的诚实。”

在刘浩出生之前,康桂芹从未接触过盲人。起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抚养刘浩。孩子眼睛看不见,那只能买几个能发出声响的廉价玩具了。这是这个贫困的家庭,唯一能够负担的。仅能发出几个单调音的电子琴,是刘浩的玩具之一。三岁时,刘浩已经能够独自摸索着琴键,用左右手各一个手指,把从广播里听到的曲子弹出来。

康桂芹捕捉到儿子对音乐的高度敏感,看似不经意的弹奏却能显示出超乎常人的音乐天分。他为儿子的未来感到焦虑揪心,从儿子敲击出来的音符中仿佛从黑暗中透出一丝亮光,苦命的母亲暗自下定决心倾其所能陪孩子练琴,再苦再难也要陪孩子走到底。

赤峰虽然是四线城市,但也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琴行。康桂芹琢磨,卖琴的地方,肯定有人教琴吧。那就去琴行,肯定能找到教刘浩弹琴的老师。康桂芹心里燃烧着一团火,为了儿子她豁出去了,饱经风霜的母亲带着着眼盲的刘浩,挨家挨户去琴行乞求,求告他们收下苦命的孩子学琴,冷言冷语已经算是客气的招待了,遇到不客气的琴行,甚至直接把母子两人推出门。悄悄抹去眼中的泪水,把屈辱和委屈咽进肚里,康桂芹带着孩子依然一次次扣响琴行的大门,她不信遇不到好心人,为了孩子她什么都舍得,尊严和面子换不来儿子的未来。为了孩子她什么都全不在乎,哪怕拿命去换!,

有一句话说:“欲攀高峰,必忍其痛;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在遭遇了几十次拒绝之后,母子两人终于遇到了好心的刘永学——赤峰市雅马哈电子琴学校校长。刘永学收下了刘浩,亲自免费授课。

年幼的刘浩偶尔也会调皮,刘永学就吓唬他:“不好好表现的话,罚你三天不许来上琴课。”这个“威胁”每次都立竿见影,刘浩最害怕的事情,就是不能弹琴。

一直到现在,刘浩都与最初的伯乐刘永学保持着如同亲人般的关系。

刘永学校长无疑是刘浩母子生命中遇到的第一个贵人,也正是他的大爱温暖了母子绝望无助伤痕斑斑的心。也正是刘永学校长的善举,成就了盲童刘浩步入钢琴神圣殿堂的第一步。

刘永学校长免费教刘浩弹琴

刘永学怀着博大的爱心对刘浩进行系统的电子琴辅导无怨无悔一往情深。看着刘浩具有非凡的潜质,他觉得这样的苗子需转学钢琴,到大一点的城市找会盲谱的钢琴老师教他才能有更大的发展,自己的水平再教下去就是误人子弟了。他建议他们去北京找名师辅导。

(二)

马尔顿说:“一个大无畏的人,愈为环境所困,愈加勇敢。不战栗、不逡巡、胸膛挺直。意志坚定,向困难应战。”

一个连温饱都成问题的家庭,支撑一个盲童去遥远的北京学钢琴,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康桂芹却带上仅有的300元钱,留下了一封告别信之后,带刘浩踏上了赴京夜幕下的火车。

这世界上有各式各样的影响,而一位贤惠的妻子的手里,握着它们的全部的钥匙。

300元钱能干什么呢?原本柔弱生性谦卑的康桂芹此时显得格外冷静,她知道活人不会让尿憋死,到了北京之后,大不了就带刘浩住在天桥下面的桥洞里。吃方便面,啃馒头,喝凉水也要在北京站住脚,找到名师,不试试就放弃,死也心不甘!

下车之后,刘浩喊肚子饿。康桂芹找了一家便宜的面馆,给刘浩买了一碗面,自己则饿肚子。等面的间隙,刘浩已经忍不住扒拉行李袋中的电子琴。面馆的阿姨干脆帮忙把电子琴拿出来,插上电源,刘浩就大大方方弹起来了。这一弹就不得了,周围吃面的人、歇脚的人,全都围了过来。一个眼盲的孩子,弹得无比动听,面馆很快被看热闹的人围得水泄不通。

康桂芹和刘浩也因此得到了在北京的第一份善意,面馆老板娘主动提出免费为母子两人提供食物。人们说:只要心诚石头也会开出花来,康桂芹母子正是凭着这份执着、这份满满的诚意感动了善良的老板娘,暂时解决了吃饭的窘境。

刚到北京的康桂芹,并不知道去哪儿找钢琴老师,干脆去中央音乐学院门口“守株待兔”。康桂芹的方法近乎原始,只要音乐学院门口走过来一个人,她就上前询问,“请问您是钢琴老师吗?能教我的孩子学钢琴吗?”

大多数人,以一种“这人脑子正常么?”的眼神回敬康桂芹,根本不愿意停下脚步,匆匆离去。只有一个人,停下来打量了康桂芹几眼:“你有钱吗?学钢琴需要很多钱。”康桂芹老老实实地回答,没钱。她甚至来不及补充,自己的孩子眼睛看不见,对方脸上的奚落表情和白眼已经呼之欲出,但是对方还是耐着性子给出了结论:“没钱,那就不要学钢琴了,这条路走不通的。”

奇迹多是在厄运之出现的。

一切的转机来源于苹果基金会的出现,不但极大改善了刘浩母子在北京的生活,而且让刘浩终于有了钢琴老师。

许多事,在顺境中就做不成,在逆境中却能做得更完美、更理想。所以,逆境使人能创造出奇异的力量。

在此之前,刘浩母子租住在月租300元的平房里。第一次租的房子是个用石棉瓦搭建起来的小平房,不到十平方米的斗室只能摆下一张单人床,做饭、吃饭、学习、睡觉全都在床上,利用率可真够高!第二次租的房子屋顶漏雨透风,常常是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康妈妈不得不高举脸盆接雨。这样的小破房不会有暖气,刘浩的手被冻坏了,十指连心,弹起琴来扎心的疼痛,每当这时康妈妈便将儿子的手捂在自已的双手中,母子连心呀,康妈妈鼻子一酸,两行热泪缓缓流淌下来,她的心尖在滴血,在流泪!

苹果基金会表示,愿意出钱让刘浩母子租住在楼房里。也许是这一路走来太苦了,康桂芹始终放不下心里的戒备,楼房一个月租金1000多元,对方怎么会平白无故掏这笔钱呢?万一租下了房子,对方又反悔了,自己拿什么去负担昂贵的房租。

刘浩和北京苹果慈善基金会创始人王秋杨合影

当时,刘浩的钢琴老师主动提出免费授课,但是基金会执意要求支付老师学费。康桂芹心里感激基金会的好意,希望刘浩能在有限的课程内尽量多学一些,这样可以为基金会省下一些钱。

为了节约时间,康桂芹彻夜不眠,在现学现查的基础上,为儿子翻译盲谱。原本连简谱都不认识的康桂芹,拿出文盲学字的劲头,硬生生地啃下来一本又一本谱子。就连巴赫复杂的多声部作品,康桂芹辨认起来也毫不费力。

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说:“危困可以考验一个人的精神,安泰的境遇任何平凡的人都能应付;风平浪静的海面,所有的船只都可以并驱竞胜;但当命运的铁掌击中要害时,却只有大智大勇的人方能处之泰然。”

有人说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康桂芹作为一个母亲,她接连养了两个身患残疾的孩子,她心中有多苦,是不难想象的。儿子刘浩虽然眼盲,自幼就对音乐有一种天然的悟性,在没有任何老师辅导的情况下能够自己在电子琴上敲击出完整的乐曲,太不容易了。这也许正像那大哲学家说的那样,当命运为你堵上一道门,也必然为你打开一扇窗,让阳光透进来。她知道既成事实的东西无法改变,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不向命运屈服,陪着孩子学好钢琴,在荆棘丛生中趟出一条路来,辅助孩子创造闪光的未来。

4

刘浩和妈妈康桂芹

康桂芹早把自己的一切置之度外,为了儿子她可以舍去自己的尊严、颜面,去向人乞求,哪怕是一次次下跪,纵然跌倒尘埃那有何妨?只要能寻到名师,自己苦点、累点、流再多的泪也值得!

好在,偌大的中国还是好人多。同情、怜悯之心一直都在。刘浩的事迹通过不断的传播,知道的人越来越多,人们通过不同的方式,纷纷伸出援手。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吧,是他们用博大的爱心托起处于灭顶之灾的刘浩母子,帮助他们实现步入钢琴神圣殿堂的梦想,没有他们无私援助,就没有盲童刘浩梦想的实现。

——刘永学、王海波、张志伟、张晋、王遒、李惠莉、盛原……在刘浩的不同生命阶段中,这些老师都留下了音乐与爱的印记。

(三)

2007年,郎朗在南京举办百名琴童同台演奏活动,6岁的刘浩有幸被选中,与郎朗合奏舒伯特的巜军队进行曲》,经过一个多月的勤学苦练,刘浩终于攻破难关,完美地拿下了这首曲子,完成了与郎朗的合奏。当郎朗得知这个肓孩子学习电子琴的琴龄只有一年时,便语重心长地鼓励他说,你才6岁,就弹这么好了,再学几年,你就比我强了。2017年8月,刘浩又在中国国家大剧院郎朗的大师课上接受郎朗面对面的指导。他还与郎朗共同接受过著名电视节目《鲁豫有约》的专访,在2018年1月央视特别节目《我要上春晚》中与郎朗合奏《彩云追月》......郎朗,刘浩生命中的贵人,他以艺术家的良知与爱心,温暖着这位盲童苍凉激情澎湃的钢琴梦。刘浩从多名琴童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参加钢琴大师郎朗在南京举办的“百名琴童”同台演奏机会。

2008年,刘浩获北京市第九届“希望杯”青少年钢琴大赛三等奖,同年获 TOYAMA 亚洲青少年音乐比赛北京赛区二等奖。

2009年,获全国校园明星器乐大赛一等奖。2009年获舒曼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北京赛区一等奖、亚太地区第三名,并于2010年受邀赴德国参加国际总决赛,荣获第三名。

2015年,获第七届施坦威全国青少年钢琴比赛北京赛区业余组决赛一等奖。

2016年,在北京中山音乐堂举办了个人首场钢琴独奏音乐会。10月,刘浩应邀前往奥地利,在首都维也纳市政厅与维也纳海顿交响乐团合作演奏莫扎特协奏曲,并获颁旨在鼓励在灾难中奋进的杰出人士的“塔拉金像奖”,成为该奖设立以来最小的获奖者。

刘浩在维也纳参演并获鼓励在灾难中奋进的杰出人士的“塔拉金像奖

2017年,在国家大剧院“郎朗公益大师课”上,登台接受郎朗的公开指导。

在上海中鹰黑森林“中央公园音乐会”上,与浙江交响乐团合作,首次演奏钢琴协奏曲《黄河》第四乐章。

同年11月,刘浩曾在福建泉州音乐厅举办了一场公益音乐会。音乐会筹得的五万多元,为泉州市特教学校添置了一架三角钢琴。这是刘浩印象最深的音乐会之一,台下坐着的观众里,有和他一样的盲孩子。这些大多没接触过古典音乐的孩子们,安安静静地听完了整场演奏。第二天,当刘浩来到他们所在的学校时,孩子们热情地围住他,好奇地恳求刘浩讲述自己的学琴故事。至今刘浩还记得他们见到自己时开心交谈的声音,那是对艺术的渴求和对更广阔世界的憧憬。

2018年,在央视播出的特别节目《我要上春晚》中,刘浩再次与郎朗合奏《彩云追月》。1月,应美国 Cresendo国际音乐比赛委员会的邀请,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演出。2月,在新泽西州立大剧院的普兰斯堡华人春晚上与亚文交响乐团合作,再次演奏了《黄河》第四乐章。5月,于母亲节期间在新泽西州立罗格斯大学尼蔻拉斯音乐厅举办美国首场钢琴独奏音乐会,边弹边唱《你是我的眼》,献给自己的母亲和现场所有的母亲。同年,成为“西乐基金会青年艺术家”。

2019年,年初在北京举办《指尖的太阳》钢琴独奏会;获李斯特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中国赛区金奖。

2021年,受聘为大纽约地区福建学生学者联谊会“励志大使”,并代表联谊会在新泽西福建乡亲云端春晚上弹奏《浏阳河》。

此外,刘浩曾在众多电视节目中演奏或接受采访,包括中央电视台的《开学第一课》《天才舞台》《少年中国强》《挑战不可能》《音乐优等生》等节目,凤凰卫视和安徽卫视的《鲁豫有约》,并登上北京卫视、四川卫视、内蒙古卫视、河南卫视、山东卫视、吉林卫视、东南卫视、辽宁卫视等多家卫视。

刘浩参加中央电视台《开学第一课“》和《挑战不可能》节目

央视新闻频道曾在“真诚沟通”中,滚动播出过以刘浩学琴为励志内容的公益广告。有两部励志电影《弹钢琴的盲童》和《追梦》均由刘浩学琴的故事改编而成,其中《弹钢琴的盲童》由刘浩本人出演。

多年来,刘浩在成长过程中得到过北京苹果慈善基金会、周立波胡洁公益基金、漫步者音乐家基金会、美国西乐基金会、纽约黄鹤会等多个机构和各界人士的爱心捐助。

刘浩是不幸的,上天夺走了他看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的权利。刘浩又是幸运的,因为他有一个无私爱他的妈妈。妈妈就是刘浩的眼!我们为刘浩对音乐的执著追求感动,更为刘浩母亲康桂芹对他的关怀与爱震撼!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更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刘浩和妈妈康桂芹

(四)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盛原老师,免费教了刘浩七年,还自掏腰包买了一架全新的钢琴送给刘浩。因为盛原老师也从美国音乐学院学成归来,加深了刘浩想要去美国留学的念想。整个过程回忆起来,又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奋斗史。

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盛原免费给刘浩上课

为了不错过最佳申请时期,刘浩有七八个晚上没有合眼,彻夜查资料,填表格,准备申请文书。对于普通人来说尚且繁琐不堪的事情,刘浩靠着电脑里的辅助软件,硬是吭哧吭哧完成了。

其间,康桂芹不是没想过请留学中介帮忙,但是对方报价八万元。即使对于如今的母子两人,这笔钱依然是一个天价。遗憾的是,以盈利为目的的留学中介,在确认刘浩不是潜在客户之后,拒绝透露任何有帮助的信息。

这个过程,一方面是刘浩和妈妈的相互砥砺、自强不息,另一方面也有来自北京以及纽约、新泽西、华盛顿的多位朋友的热心帮助,最终竟然斩获了三封来自美国排行均在前八名的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经过比较,刘浩最后选择了霍普金斯大学的皮博迪音乐学院,因为该学院钢琴系主任、著名钢琴教育家亚历山大•史塔克曼(Alexander Shtarkman)教授亲自带他。刘浩的音乐人生拉开了新的一幕。

尽管有各种爱心人士的帮扶,刘浩的生活依然很清贫。他和妈妈从来舍不得花钱买手机,都是好心的朋友和基金会买来送给他们母子的。

在前往学校报到之前,刘浩母亲康佳芹女士带着孩子,专程来新泽西华人联合总会主席林洁辉、严欣铠伉俪家中报喜和致谢,对他们多年来一直帮助鼓励刘浩深表感谢。林洁辉表示,孩子心想事成就是对关心他的人最好回报。并希望他继续努力,真正成为一名让中国人骄傲的钢琴大家。

刘浩和新泽西华人联合总会林洁辉主席合影

2022年8月,盲人青年刘浩赴皮博迪音乐学院学习,开启了人生新的艺术旅程。作为健全人,考入音乐学院尚且难度重重,遑论盲人。要想成功,他们往往要比健全人付出更多的努力。虽然面对诸多困难与阻碍,但他们依然在实现音乐梦想的道路上披荆斩棘,上下求索。他们想努力地告诉所有人,盲人还可以拥有更多的人生选项。

他专注地在朋友家里练琴,开心地捧着一个三角钢琴型的大蛋糕;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皮博迪音乐学院新生报到;他居住的宽敞明亮的公寓里搬入了名贵的施坦威三角钢琴,也是一位爱心女士免费长期借给刘浩的,他可以随时随地练琴了。

在中国,残障人士约有8500万人,其中视障人士1700多万,也就是说,不到100人里就有一个盲人。可生活中,却很难见到他们的身影。北京联合大学和长春大学是国内仅有的两所开设了特殊教育学院的综合性大学,但每年的招生数量和庞大的残障人士数量相比,依旧是杯水车薪。

为盲孩子免费开办一所盲人音乐学校,是刘浩很早就有的愿望,也是立志学成归来后要做的事情。在社会普遍认为盲人的职业代名词是“按摩师”时,刘浩希望“钢琴家”也可以是他们未来的职业选项,学音乐也可以成为盲人的一条出路。因为刘浩觉得:“大部分盲人其实并不想学按摩,他们只是没得选择,没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

在采访刘浩的间隙,摄影师要为他拍摄一组照片,摄影师告诉刘浩,拍照时可以想一些高兴的事情,比如弹琴。但不擅长摆姿势的刘浩还是紧张起来,脸上的笑容也开始僵硬。于是妈妈走上前,就像之前每一次刘浩上台演出前那样,为他整理衣领,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一句:“想想妈妈。”

下一刻,那个弹起琴来总是笑意盎然的刘浩又回来了。他轻轻举起双手,让手指在空中快速地上下起伏,有阳光侧照在他的脸上,他开始弹奏一架看不见的钢琴。嘴角带笑,头微微上扬,那是刘浩弹琴时的样子,也是刘浩弹奏命运这架钢琴时的姿态。

在不远的未来,我们是否可以看到更多个“刘浩”,他们不再受限于盲人的限定命运,而是大踏步迈入公共空间,走进更多人的注视中,仰起头,在阳光下弹奏出动听的音符,照亮自己,也照亮同行者的路。

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说:“患难可以试验一个人的品格,非常的境遇,方可显出非常的气节。”

刘浩和他母亲康桂芹用生动的人生经历诠释了中华儿女多奇志,敢向苦难发浩歌的民族精神;面对磨难,笑对人生,唯有内心繁花似锦,方能抵御人生的风雨。人还是温暖善良为好,把自己活成照亮黑暗的光,无论生活多不容易,总会有阳光照进来。我们自己何尝不是一轮太阳,脚踏实地走好人生的每一步,才能向着自己的目标不断靠近,不辜负时光,不蹉跎岁月,以饱满的热情做好每一件事,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是精彩的!

作者:吕孟申,作家、书画家、现为加拿大书画家协会主席。